新闻动态

专题报道:医手记丨冬至的夜晚

[来源:未知]    [作者:admin]    [日期:2017-10-27 18:08]    [热度:]

  冬至,黑夜来得早了很多。我时才下午五点多钟,天就已经黑了。四个病区里,竟有三个危重病人。这就注定今夜我的夜班将是一个不容乐观、繁忙的不眠之夜。仔细看过每个危重病人,我心里在祈祷:冬至,给我一个平安夜吧!

  带了饺子,刚想吃两口,却听在喊:9床血压下来了!这个肠癌晚期病人情况突变,、呼吸困难、血压往下掉。下病危,告知家属,准备心电监护,准备呼吸机,马上抢救。可是病人家属突然坚决地拦住我们不让进病房。除病人的妻子儿女们,所有亲戚也被挡在门外,他们请了法师在病房为病人做祷告。

  病人的血压仍在急速往下掉。家属要求转重症监护ICU抢救。在接近零点时,我终于和重症监护病房医生联系好,把这个我接手治疗了近三年的病人送走。重症监护病房在医院最前方的外科楼,和我们病区约有八百米的室内长廊相连接。把病人抬上推车,为他接氧气面罩时,我看见这个曾经多么坚强刚毅的五十多岁的男人,紧紧地盯着我,眼睛里充满求生的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剧烈地紧缩起来。

  我知道,他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光。这是一个我如此熟悉的病人,快三年了,每年六个疗程,一个疗程结束二十一天又进行第二个疗程,周而复始,一年将近半年都住在我们病床上。有时他出院了,我查房时好像感觉他还坐在椅子上一边呵斥他老婆,一边喝着老婆送来的鸡汤,时而还朝着我们做鬼脸。我甚至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来病房住院的样子,中等个子,微胖,急性子,坏脾气,他把自己的病历扔得远远的,说:敢让我得癌!第一次化疗,他出现恶心呕吐等药物的副作用反应,查房时他对着主任喊:不治了,得这病横竖是个死,不受这活罪了!主任不急不恼,认认真真地俯下身对他说:老哥,得这个病是个死没错,人都有一死嘛。可是我们是慢慢地往那地方走,而老哥您是坐上飞机向着那地方跑啊!我们的任务呢,就是要把您拉下飞机,骑着自行车慢慢地走,懂吗?主任一席话竟让病人哈哈大笑,笑声在走廊的尽头还听得到。

  今夜,病人没力气发火了,最终的结局我们都心知肚明……推车行进在长廊上,几十个病人家属浩浩荡荡跟在推车后面,让我一瞬间有种跟随部队行军的错觉!在和重症监护病房医生的交接中,手机又响了,又接到另一个病区一值班医生的电话,有一个肺癌患者开始咯血。我一路小跑,匆匆赶去,又是一轮各种应急抢救……

  冬至夜,是人生重新逐渐转归阳气的日子,也是我国传统祭祖追思亲人的日子。这两年里,治疗好出院的病人太多记不清了,可是那些离去的人,我仍然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。每个病人经过几个周期的治疗,都已从最初的陌路人,变成熟悉的朋友。

关键字:专题报道
上一篇:新加坡晚上的旅游产品为何分外
下一篇:没有了
产品列表
  • 钢丝网
  • 墙体保温钢丝网
  • 镀锌电焊网
  • 浸塑电焊网
  • 黑丝电焊网
  • PVC电焊网
  • 不锈钢电焊网
  • 电焊网片
  • 建筑电焊网